新鲜时尚资讯
娱乐头条网站

《梦华录》的爆火,不是鹅厂S+的胜利

标题《古偶_《梦华录》的爆火,不是鹅厂S+的胜利》

关键词:国产|剧情|观众|吐槽|微博|古偶|刘亦菲|创作|营销|鹅厂|观点评论|古偶剧|古偶|刘亦菲|鹅厂S|梦华录。

@新熵 原创

《梦华录》的爆火,不是鹅厂S+的胜利配图脱颖而出几乎是注定的。

终于有一部古装剧知道睡觉需要解发髻、被挟持脸会花,妆容服饰可以随场景而变化了,就连刘亦菲出道二十年一直被诟病的气音台词也成了粉丝口中恰如其分的“生活流”。

甚至一些司空见惯的创作套路在绝对美貌面前都是“合理演绎”。男主凭生父势力,请来州官坐镇堂审女主的县衙,在关键时刻扭转大局,妥妥的霸总情节被上头的观众咂摸出了封建官场的黑暗。

后有追兵的危难时刻,弹幕刚夸完“终于有个说走就走的女主了!”,不到半分钟女主去而复返,弹幕口风一转“怎么不算是有勇有谋呢……”

S+的悲欢并不相通,B站靠吐槽国产剧起家的影视区UP主,在《有翡》播出期间集体团建,《梦华录》涨到8.8分后口径统一地感慨“感谢刘亦菲拯救了鹅厂S+”。

B站UP主“伤影灬”在开播第二天发布名为《神仙姐姐都救不了剧情的缺陷》的吐槽视频,55万粉丝掉到了48.2万,2万条评论几乎清一色反对UP主的观点。靠吐槽《有翡》一战成名的路温1900,直播时点评了《梦华录》前期迎合女权的宣发,弹幕上也吵成一团。

赞誉和诘难相伴而来,而《梦华录》的争议不仅仅是“古偶配不配得上8.8分”之类一城一池的得失。动辄S+的古偶剧一度是国产烂剧的重灾区,大女主题材逐渐成了影视工业的流量密码,舆论中心的《梦华录》会是此类制作拨乱反正的开端吗?

01 古偶还是大女主,并不重要

剧集标榜大女主题材和综艺拉明星体验普通生活,几乎可以并称影视创作的两大恶习。

前者将主角金手指大开包装成女性意识觉醒,后者靠明星下凡输出不值钱的鸡汤感言。剧情得天独厚的《梦华录》也不可避免地走过营销“大女主”的老路。

在满屏的磕CP磕生磕死之前,剧方曾一度标榜《梦华录》是古装版的“欢乐颂”,宣传海报上打出了“girls help girls”口号。编剧张巍还在朋友圈和微博转发了一篇豆瓣长评,肯定了网友称《梦华录》立意超越关汉卿,是时代的新乐府等观点。

虽然原微博很快被删除,文章作者也清空了帖子原文,但话柄已然留下。疑似媒体工作者的微博网友周和音发博称“梦华录唯一不确定因素就是编剧”。盘点编剧张巍之前的作品不难发现,《陆贞传奇》《女医明妃传》《独孤天下》都是女性视角为主的古偶剧,有一些出圈的名场面,也有不少抓马的狗血剧情。

这种创作手法或多或少地被带入到《梦华录》里,编剧在一开始就剔除了原作中主角是妓女的底层身份,赵盼儿摇身一变成为落难的官二代,不断强调良籍没有失贞。不难看出主创团队既不想将剧集局限在古偶赛道,又在更深远的立意上力有不逮。

好在剧宣及时回头,回到了刘亦菲曾难逢敌手,而今被流量经济支配的古偶领域。

虽然这个领域里85花各家都有基本盘,鲜肉小生来来去去,但成名于流量时代之前的神仙姐姐在大众知名度上几乎是碾压级别的存在,更何况有精良的制作团队加持,《梦华录》不需要硬凹大女主的人设,就能靠同行衬托脱颖而出,以至于有了高分运动是观众“报复性宽容”的说法。

明白了市场真正需要什么,营销和制作才能相得益彰。古偶里,颜值是硬通货、CP是刚需,在此基础上的正常剧情简直能大放异彩。

更何况导演杨阳在镜头语言上确实花费了心思,光滤镜就前后调试了三版,也没有怼着主角的脸拍成“慢镜头+特写”的美颜PPT,更没有粗制滥造的背景虚化、千篇一律的浮夸妆造。

正常的剧情加上正确的营销,会带领国产古装剧回归正向的循环吗?乐观估计,答案也是否定的。

从演员配置来看,刘亦菲这一款,内娱还是没有代餐,被“艳压”的陈晓已经是小生队伍里相貌体态的佼佼者。稍有积累的新生代演员更倾向年代剧、现实主义等题材,在古偶里打转的要么是碰了一圈壁回到舒适区的熟脸,要么是镀金的新人或者再就业的秀人。

IP泛滥、剧本雷同也是古偶大业难成的痼疾,华策、欢瑞、东阳等古偶剧大户在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中形成了成熟的工业体系,也习惯了创作上的糊弄赶工。两大硬伤在前,靠导演、美术、摄影以及宣发都是亡羊补牢。

可以寄希望的唯有创作权的回流,突破数据信仰的桎梏。《梦华录》的价值就在于给出了另一种S+范本,把钱花到刀刃上,而不是靠经验主义浑水摸鱼。

02 被嫌弃的S+古偶的一生

严格意义上,《梦华录》不是鹅厂S+体系的产物。

演员代旭在直播时透露,平台看完样片后追要了全集,赢得了审片团队的盛赞,这也呼应了坊间流传的平台方拍板从S级提到了S+的细节。

这是否可以推测,除了后期的宣传发行服务,《梦华录》的拍摄制作大概率没有享受到真正的S+资源。

三家出品方里并没有鹅厂S+古偶的老面孔华策、慈文等公司,除企鹅影视之外,金色传媒是杨阳导演所在的公司,出品过豆瓣7.4分的《将夜》,摄影、剪辑的成员也大多参与过《将夜》的拍摄。另一家远曦影视,法人代表及最大股东就是编剧张巍。

这个组合几乎避开了鹅厂S+古偶的常规模板。非流量演员、非大IP改编、非艺人经纪公司主导。按照先完片再提级的思路,《梦华录》逃过的应该还有腾讯剧作引以为傲的“大数据指导”。

事实上,S+古偶剧从诞生之日起,就像是平台主导、剧方谄媚、粉丝买单的一场无厘头狂欢。以至于一部各方面回归正常的古装剧出现后,细枝末节的不如意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原谅。

从2020年的《有翡》开始,到刚刚完结的《且试天下》,打着鹅厂S+旗号的古偶剧十几部,豆瓣评分够到及格线的寥寥无几。影视区的博主更是把S+等于“烂片”的代名词,在每一部号称S+的剧集播出时集体团建。

上市影视公司的财报中,也要给S+级别的项目浓墨重彩的一笔。古装剧大户华策克顿公布的财报显示,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有翡》投资了2.8亿,迪丽热巴、吴磊主演的《长歌行》投资了1.2亿,两者都拥有最高评级“S+”。

然而,《有翡》因为简陋的服道化、粗制滥造的滤镜抠图、毫无逻辑的人设剧情等遭到巨大的质疑:S+的巨额制作经费到底都花哪了?

去年7月份,上海龙韵传媒在回复证监会的问讯中披露了《玉昭令》的详细支出:版权费1300万、演职人员片酬8042万、服化道2035万、场租费343万、剧务费1436万、后期宣发7347万,总投资额高达2.2亿。

《玉昭令》的主演官鸿、张艺上并不是粉丝群体庞大的流量小生小花,最大的卡司不过是执导过《陈情令》的郑伟文,播出反响平平,第二季连豆瓣评分都没有。

抛开演职人员片酬,花在拍摄制作上的费用满打满算约四千万,约占总投资的五分之一。这部剧虽然是爱奇艺出品,但也能据此推测出S+剧作大致的花费。鹅厂从“流量演员+大IP”的组合中尝到过不止一次的甜头,买单的意愿只会更高。

去年杨幂、陈伟霆主演的《斛珠夫人》,今年李易峰、陈钰琪主演的《镜双城》和杨洋、赵露思主演的《且试天下》,古偶从没有过真空期。

而换汤不换药的网文IP改编、流量明星主演、加上变味的大女主情节,强摁头让粉丝买单、让普通观众陪着受罪。

开分后的每一部S+古偶剧还要例行公事般在热搜上问一句“分数合理吗?”,斛珠夫人豆瓣开分4.9合理吗?镜双城豆瓣开分3.8合理吗?梦华录豆瓣开分8.3合理吗?及格不及格的都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古偶市场的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供给侧真的没从铺天盖地的吐槽中反思过吗?客观来看,平台的反应路径并不像想象中低效滞后,制作方试图通过押注电影咖、知名导演、金牌制片人等方式挽回局面。章子怡、周冬雨、刘亦菲等接连“下凡”,执导过《东宫》《司藤》的导演李木戈咖位直线上升,操盘了《扶摇》《择天记》的制片人杨晓培成了《且试天下》的一个宣传点。

总体来看,内容市场有所改善,但德能配位的S+还是可遇不可求。加上影视工业长时间周期的特点,批量上马、扎堆复刻显得尤为严重,最理想的状态下,此刻梳理出《梦华录》的有效经验,起码也要在两年后的剧集制作上反映出来。

后流量时代,平台想要为S+更名,需要的不止一场“变形记”。

赞(0)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文章名称:《《梦华录》的爆火,不是鹅厂S+的胜利》
文章链接:https://www.76yule.cn/ent/64900.html
本站资讯仅供个人学习交流,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