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时尚资讯
娱乐头条网站

著名导演张黎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好作品要让人“有刺痛感”

标题:张黎_著名导演张黎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好作品要让人“有刺痛感”

关键词:张黎、导演、落水者、庭外

“镜头就像是单词”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孙小川】编者的话:“其实每一个专业导演都渴望尝试,这是天性。”从《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到《输赢》《庭外》,从历史、战争到商战、悬疑等题材,已过耳顺之年的导演张黎一次次走出“舒适区”,不给自己设限。近日张黎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分享了他对影视行业发展的看法:“寒冬就是行业现状,与其想着寒冬何时过去,不如提高自己的御寒能力”。

环球时报:《庭外》系列剧由您跟黄伟导演分别执导《盲区》和《落水者》,两篇章围绕同一桩离奇死亡案件,展开双线叙事。会担心导演的不同风格让观众产生割裂感吗?是否为了前后衔接顺畅进行相应的沟通和镜头语言设计?

张黎:在最早剧本策划阶段,我们就针对人物特质进行沟通,因为很多场戏的内容前后勾连比较紧,所以对主要演员的气质、台词,甚至是景别我们都进行了讨论。但在镜头设置方面的讨论反而不太多,因为我们都是摄像出身,在自己的专业方面没有太多认知上的差距,都属于“免检产品”。

镜头就像是单词,在有一定词汇量的基础上,如何靠你的修辞方式让它来完成叙事、表情、渲染等是最重要的。从目前的成片来看,差别是有的,但每一段故事有自己的使命,只要故事讲得好,相信观众不会有割裂的感觉。

环球时报:演绎真实案例会对影视作品的艺术加工造成一定限制吗?

张黎:编剧指纹老师的文字非常老辣、细腻,极其专业,剧本不是流水账,不仅仅是把他所看所想的码出来而已,我们现在看见的“真实”实际上是他选择后的创造,是充满戏剧性的真实。他的选择和加工经过高度的艺术处理,在此基础上创作出来的内容具有虚构和编造所不具备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为下一阶段二度创作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都提供极大的价值。

环球时报:《庭外》系列剧双线并行的形式在叙事方面有哪些优势?这类叙述形式是否会对观众造成观看门槛?

张黎:《庭外》有它的特殊性,由《盲区》和《落水者》两部分构成AB面,实际上也是“支”和“干”的关系。《盲区》6集的结构相对较短,无论从情节的逻辑把控还是拍摄手段的使用来说,我都比较有把握。在有了《落水者》这个“干”以后,相对来说《盲区》发挥的自由度会更大一些。

著名导演张黎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好作品要让人“有刺痛感”配图

双时空、多时空其实会给观众更加直观的感受。用闪回和倒叙来举例,多时空最大的功能是可以在有限时长内表达人物内心的复杂情绪,在单位时间内信息量更大,所以比顺时空叙事的内容更丰富,效率也更高。

“特别怕别人说我有个人风格”

环球时报:如何看待影视作品对反面人物的塑造不再拘于表面,而是越来越深入探讨人性这一变化?

张黎:在当下信息多元化时代,每个人所接收信息的广度、深度和数量都有极大的扩展和增长。在这种情况下,过于单线条、表面化的情节套路,甚至一些套话越来越不好用了。在我看来,无论是从观众还是制作者的角度来说,他们都需要更加细致、让人有刺痛感的各种角色和好作品,直击内心深处。

环球时报:您早期的作品大多为历史剧、战争剧,近年来也尝试商战、玄幻、悬疑等更多题材,这次选择《庭外》是基于什么考量?

张黎:我们整个创作团队都有想要尝试新题材的愿望。其实到了我这个岁数,特别怕别人说我有个人风格了,对我来说这话其实挺“骂人”的,有自己的风格可能也就意味着固化,其实每一个专业导演都渴望尝试,这是天性。

环球时报:会担心被定型而刻意挑选反差较大的作品吗?

张黎:说“挑选”有点太奢侈了。当下影视行业中资本的话语权很大,导演挑选的余地越来越小——不只是挑选题材,甚至原来一些导演的基本权力也在慢慢被稀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接触不同题材的机会,本身也有能力的话,何不多做尝试呢?

“两集定律”争论很多

环球时报:“两集定律”一直是影视行业的热议话题。有人觉得需要前期铺垫,而有些人更喜欢强冲击剧情,您怎么看?

张黎:其实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还是要看整个作品是强情节还是强人物。如果是强情节,就会出现线头偏多、篇幅偏少、节奏偏快这类问题,能不能做到一以贯之,需要好好设计;强人物就意味着“两集定律”失效,弃剧的多,这也是个难题。从非专业角度来说,只要有流量,“半集定律”“八集定律”都不存在。

我跟很多导演在后期时经常聊到,现在很难从筹备初期就定下拍摄基调,我们自己针对“两集定律”也争论得非常厉害,从剧本阶段就开始,因为外部因素对作品的影响太多。当年我拍过的一个片子请电视台负责购片的团队来看片,他们提出意见后我们重新剪辑、配音,做完后这个电视台突然不要片子了。后来另外一个台也提出他们自己的要求,我们修改后还是没要。最后我们就跟投资方说能不能根据已确定的购片方意见再去修改,最后反而是真正购片的电视台没有提太多要求。所以有时候不是创作人员的定力如何,其中的事情非常复杂,跟真正决策的人关系很大,跟数据关系很大。

环球时报:有人说影视行业遇到暂时的寒冬有利于行业净化,您如何判断?

张黎:寒冬就是现实,只是我们怎么去熬到春暖花开而已。还是那句话,与其熬不如去提高御寒能力,这也是变相推动着我们去提高业务能力。

环球时报:国内外在影视制作方面有哪些差异或差距?

张黎:单纯从拍摄技术手段来说,曾经有几年我们基本达到跟国外持平的状态,包括在一些手法的使用上也很接近,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几年由于疫情等原因国内影视制作的发展也相对缓慢。

环球时报:近期筹备的作品?

张黎:目前正在做一个谍战剧,是王小枪老师的剧本,剧情充满悬疑,预计年内开机。

赞(0)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文章名称:《著名导演张黎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好作品要让人“有刺痛感”》
文章链接:https://www.76yule.cn/ent/93953.html
本站资讯仅供个人学习交流,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